第二百一十章 糊弄鬼 (第1/2页)

加入书签

所以她现在是堕落到要糊弄鬼的地步了吗?

对着先人,什么俩人结百年之好的话亓王就不会随意说出口了吧。与先人所言,自是要真要诚。

他会说什么?他要说什么?

许沅心里突突,不安的手心里都是汗。

“父王,母亲,禛儿过得很好。许沅多次涉险相助,是个很好、很好的姑娘。”更是儿子心悦的姑娘,是儿子想带来给父王、母亲看看的姑娘。

亓王说的很轻,气息柔绵言语坚定,许沅听着却有种淡淡的忧伤,淡淡的温柔,淡淡的———似在与先人交托、告禀。

许沅卸了力不再去挣脱,拳住手将他的指尖包在自己手心。

哄鬼就哄鬼吧,如果这样能让死者得到安息生者得到宽慰,她又何必忸怩作态。况且,亓王没骗他们,自己虽不特别出挑,但总的还算是个心地好品德好的好姑娘。

许沅怕亓王说什么而悬着的一颗心落地,终于踏实了。

其实她也知道,程泽在侧,亓王就算是与先亓王夫妇告祷,大抵说的也是真假参半的话,所以她也不明白自己在莫名的忐忑和紧张些什么。

许沅陪着亓王又磕了三个头,忽然不知哪里吹来一阵风,揺起风铃清脆。

许沅闻声去寻,唯见树影拂动。花舞枝吟相和着铃声,葱郁之中,仿佛每棵树都在回应。

“王爷与王妃听到了。许小姐,看来你未来的公婆很认可很欢喜你!”主子,夫人,你们也看到了的是吧!

“程将军,再次请您慎言!”也许是巧合,也许真是先人显灵,但欢喜她可以说,未来公婆就断不能说。

虽是轻飘飘的一句话,可结合现在的情境,亓王的心上人知道了得造成多大的误会,生出多少伤心。就算亓王哄劝说是做戏,那位也还是会挂心会难过会气闷呀。

她这是成了什么插足和破坏别人感情的“第三者”?

许沅真是要疯了,恨不得马上把真相说开丢到程泽眼珠子前。

“阿沅,我想,我父王和母亲是真的喜欢你。”

风语、清香、树揺、铃动、长久的默立。

好好好,一个个全在戏里是吧?

程泽说得认真亓王说得动情,就她冷静得像个旁观者一样没心是吧?

许沅告诉自己:是你们惹我的,是你们逼我也入情入戏的……

她不确定———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↑返回顶部↑

上一章 书页/目录 下一页

言情小说相关阅读: 重生团宠,成了豪门大佬的心尖宠 快穿之我是一块砖 相亲闪错婚的老公是豪门继承人 全球影帝 练功就变强?从城管到大夏武圣! 三公子的颓废人设崩了 离职!我甩掉禁欲总裁带球回豪门 银月赤影:守护之誓 转世为魔龙,与美女领主立约 梦境和重来 沦陷!甜欲少爷被大佬盯上了 落尽凡尘 闪婚后,高冷江总变宠妻狂魔 重生后霸道女帝狂追夫 滚!东山再起你是谁? 男尊女贵之万人迷在云启 哭惹,脆皮大佬又手撕剧情了 被杀手女友打破的日常 我的艳遇人生 盛夏诗篇